北斗pdf电子书下载站http://beidoudipper.cech.com.cn/
  • 木心借着张爱玲的形,表达鲁迅的神。体验文字美妙的时候是愉快的阅读体验甚至会一遍一遍迷上的看,但是,正如鲁迅给我们的感受,忧愁、批评的话听起来总是不如悠闲的来的轻松。

  • 在我14岁时,我第一次读到了爱伦坡的文章,那天晚上闷热而且无风,那是一个孤单的晚上,周围没有任何人,我眼前只有一块惨白的电脑屏幕。我想看看我自己,我想看看,看看自己的这副羸弱躯体。可是镜面那端,另一个,踪影全无。另一个我,踪影全无。那一天终会来到,那一刻会在眼前。

    ——————————————————————————————

        编者按:用铅笔划着答题卡的日子,或许一去不复返了罢。回忆起的青葱岁月,碎片却变得模模糊糊,好像活过那一阵日子的,并不是我。我并不知道当时的TA竟然是那样天真,TA也不知道我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现在的我,与TA分别了,有人说是不再相见,我却宁愿相信,那相逢之日终会来到。只是擦肩而过时,会彼此相识吗?

  •     鼓点一响,人人屏息,戏文正式开始了。小孩子看不懂那些做打唱念,听不懂那些咿咿呀呀,便穿梭在戏台之下,美食之间,五毛钱一串臭豆腐,五毛钱一串棉花糖。好生快哉。大 人们则是引颈观看,随着戏文的起伏叹息欢畅。笑王老虎的丑态百出,叹林妹妹的悲惨命运,切齿四女的自私自利……有些会唱的老人也跟着哼唱起来,一时台上台下融为一体。
  • 生命中总有些人或事是值得怀念与记忆的,但只是怀念,仅此而已。
  • 青春——我们正失去的年华

    文/盛玉金

        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虚无。

        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一些与所学无关的文字。小说,散文,这是两种非常喜欢的文体。喜欢了,就放不下无聊或心情糟糕时,拿着一篇文章,躺在床上,爱不释手。

        记得曾有一次,我躺在床上看安妮的文字。班长进来了,看见我...
  • 死亡的阶梯登珠峰就是这样的,拿着镰刀的死神就在某个海拔线上等待着,死亡,就像是一阶一阶的台阶,爬得越高,就越接近它。 希望这个词是很接近的,珠峰看起来没有20公里远。想到不远处的珠峰,我决定要给之前和之后的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颠,我就这样自己跋涉着。也许在我彻夜未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以为我已化为雪山中的亡魂了吧? 就算真的不行,我也不是那么简单就会死掉的人。 珠峰的路很美。虽然是夏天,两侧在往上几百米就是常年不化的冰雪,空气稀薄,但我完全可以接受,前面有一条不弯曲但高低不平的...
  • 找一所安静的房子

                    作者:闲草



     

     若干年后当我疲惫

    是否能找到一所安静的房子

    隐匿在深深浅浅的阳光里

    散发着檀木古香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