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斗pdf电子书下载站http://beidoudipper.cech.com.cn/
  • 搬家 - [刊务]

    2009-03-02 | Tag:

    即日起本博客无限期闲置,请读者移步至www.ibeidou.net

  • 木心借着张爱玲的形,表达鲁迅的神。体验文字美妙的时候是愉快的阅读体验甚至会一遍一遍迷上的看,但是,正如鲁迅给我们的感受,忧愁、批评的话听起来总是不如悠闲的来的轻松。

  • 在我14岁时,我第一次读到了爱伦坡的文章,那天晚上闷热而且无风,那是一个孤单的晚上,周围没有任何人,我眼前只有一块惨白的电脑屏幕。我想看看我自己,我想看看,看看自己的这副羸弱躯体。可是镜面那端,另一个,踪影全无。另一个我,踪影全无。那一天终会来到,那一刻会在眼前。

    ——————————————————————————————

        编者按:用铅笔划着答题卡的日子,或许一去不复返了罢。回忆起的青葱岁月,碎片却变得模模糊糊,好像活过那一阵日子的,并不是我。我并不知道当时的TA竟然是那样天真,TA也不知道我成了现在的这个样子。现在的我,与TA分别了,有人说是不再相见,我却宁愿相信,那相逢之日终会来到。只是擦肩而过时,会彼此相识吗?



  •  

           一地京城

     

                            ...

  •     鼓点一响,人人屏息,戏文正式开始了。小孩子看不懂那些做打唱念,听不懂那些咿咿呀呀,便穿梭在戏台之下,美食之间,五毛钱一串臭豆腐,五毛钱一串棉花糖。好生快哉。大 人们则是引颈观看,随着戏文的起伏叹息欢畅。笑王老虎的丑态百出,叹林妹妹的悲惨命运,切齿四女的自私自利……有些会唱的老人也跟着哼唱起来,一时台上台下融为一体。
  • 素胚勾勒出青花笔锋浓转淡 瓶身描绘的牡丹一如你初妆
    冉冉檀香透过窗心事我了然 宣纸上走笔至此搁一半
    釉色渲染仕女图韵味被私藏 而你嫣然的一笑如含苞待放
    你的美一缕飘散  去到我去不了的地方 



                     &nb...
  • “从权利主体而言,“集体”从来就不是财产法上的合格主体,“集体所有”的结果必然是对土地的占有与对土地的使用、收益等权利内容相分离”  农村土地权利的结构与逻辑——写在农村改革再启航之际   文/本刊评论员(中国政法大学07级研究生)

     30年前,安徽小岗村农民以一纸契约,开启了重新界定中国农村土地权利的漫漫征途,同时也在意外中,开启了中国经济改...
  • 生命中总有些人或事是值得怀念与记忆的,但只是怀念,仅此而已。
  • 人有个缺点,为了显示自己的高明而把自己所做的事的意义无限放大。
  • 其实我一直在压抑。
    每一个人,不要对我的生活指手画脚,不要对我的思想批判扭转,不要对我的个性抱有异议。
    我不需要任何人,是因为没有人有资格担负被需要的职责。
    在试图走进别人的内心之前,自己的内心,有几人审视过打扫过整理过?有谁敢说?
    那么没有人有资格得到话语权。
    为什么专制是民主的自由之路?因为只有强硬的管制才能束缚人心的罪恶,泛化的民主交与脑残的群众,只会玷污民主的纯洁。
    为什么战争是和平的必由之路?因为只有看到了战争的残酷感...
  • 青春——我们正失去的年华

    文/盛玉金

        越来越感觉到自己的虚无。

        唯一能安慰自己的是一些与所学无关的文字。小说,散文,这是两种非常喜欢的文体。喜欢了,就放不下无聊或心情糟糕时,拿着一篇文章,躺在床上,爱不释手。

        记得曾有一次,我躺在床上看安妮的文字。班长进来了,看见我...
  • 青春正寂寞歌唱

    文/朱法龙

    《离情》

     一只鸟飞过湛蓝的天空,孤零的影子在人间寂寞歌唱。

     唤出秋虫整夜嘶鸣,一片片枫叶也在河面荡着红透的心情。

     谁说季节过后总是离情,那串沉沉的跫音正嗅着泥香,睡意浓浓。

     一双苍老的手指搅拌着土壤,散发出梦中的芬芳。

     一双迷离的双眼刺透格窗,窥探子夜微星追逐的...
  • .............

  • 十一长假已经过去了一半。暂且回头来看看这一场已经是三年前的生死之间迸发出的瑰丽火花,让我坐在舒适的椅子上,对着电脑,一阵唏嘘不已。从古至今就流传,读万卷书,行万里路。我向来只把它自私地曲解,作为某一个不长不短的假期到某一个陌生的胜地消时怡情的风雅借口,却从未想原来它可以被诠释得如此完满如此澄明,让人连提笔欲作稍稍的注解都只觉多余。

    淡淡的惆怅,想是不是这样的人生才算真正有过质感与厚重。于是艳羡张言的气度和手笔。也许如他自己所说,这是一种“勇悍”,一个醒目...
  • 死亡的阶梯登珠峰就是这样的,拿着镰刀的死神就在某个海拔线上等待着,死亡,就像是一阶一阶的台阶,爬得越高,就越接近它。 希望这个词是很接近的,珠峰看起来没有20公里远。想到不远处的珠峰,我决定要给之前和之后的自己一个满意的交代。在海拔5000米以上的山颠,我就这样自己跋涉着。也许在我彻夜未归的时候,所有人都会以为我已化为雪山中的亡魂了吧? 就算真的不行,我也不是那么简单就会死掉的人。 珠峰的路很美。虽然是夏天,两侧在往上几百米就是常年不化的冰雪,空气稀薄,但我完全可以接受,前面有一条不弯曲但高低不平的...
  • 面对作者这些清幽的文字,心底的那份清澈不由的泛起了涟漪,不知道自己已经有多长时间没有坐下来静静的欣赏一下那些幻化的云朵和美丽的夕阳,一直在忙忙碌碌,行走匆匆。

    或许已经缺失了这份心态…

    曾经的焦虑不安在这里都已经不复存在…

    希望能够和自己心爱的人一起找一所安静的房子,来逃离这纷扰的世界…

       

    十一假期将至,希望北斗...